慧飞正式推出日本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项目

慧飞新闻

更新日期:2018-09-14来源:慧飞原创作者:慧飞总部
首页新闻资讯慧飞新闻
2018年9月7日,慧飞与大疆创新正式联合推出日本无人机应用技术项目,并发布无人机测绘技术课程。此项目将面向专业和行业用户提供无人机培训服务,为日本无人机应用和普及培养更多人才,推动日本无人机行业应用的持续发展。



此次面向日本市场发布的无人机测绘技术课程由慧飞、大疆创新和工程机械制造企业株式会社小松制作所联合开发,根据学员无人机操作经验不同,分为初级和中级两个版本。通过此课程,学员将学习无人机相关法规和操作技能,同时掌握无人机摄影测量应用技术。



随着无人机的行业应用日渐普及,专业飞手人数不足已成为制约无人机行业成长的瓶颈。UTC作为专业的无人机培训体系,将为业界同步输送优秀的专业飞手,帮助各行业能更高效率、更安全地完成工作。日本市场对无人机技术应用的需求持续增长,包括巡检、测绘、农业植保、应急救灾等领域,都可透过无人机技术应用大幅降低作业时间,提高任务效率和执行精准度,更可减少高危险任务带来的风险。

继2016年成立起,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项目已在中国大陆迅速普及,并成功引入香港、台湾、马来西亚和日本,未来将推广至更多国家和地区,培养更多专业无人机应用人才,推动全球无人机行业应用标准的国际化。

您可能还想要了解

慧飞培训中心致各无人机用户的函

致各位无人机用户: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,全国上下众志成城,共克时艰。在这里,慧飞培训中心向各位奋战于一线的无人机用户及全体防疫人员致敬!

2019年扩博智能外聘飞手招聘

联系方式:HR@clobotics.com; HRclobotics@clobotics.com 公司介绍:www.clobotics.com; 微信公众号:扩博智能 招聘时间:2019年5月5日到 2019年6月30日 人数:30~35人,根据项目情况,最少20人,最多35人 合同方式:外聘合作(个人自由职业者)

慧飞在欧洲正式推出UTC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课程

(2018年9月27日)慧飞与大疆创新联合正式在欧洲推出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课程,面向个人及企业用户提供无人机培训服务。通过与本地培训机构Drone Flight Academy的合作,慧飞首先在荷兰设立两所分校,分别是位于荷兰东部恩斯赫德的Space 53分校和西部霍夫多普的DFC分校。两所分校同时开设航拍和巡检两大课程,并于10月份开展首期培训。

慧飞无人机安防技术课程正式上线

无人机作为一种新型警用装备在警务实战中得到较快应用发展。目前,全国公安机关配备各型无人机万余架,在大型活动安保、交通管理、消防救援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大疆慧飞“无人机在线学习系统” 正式上线航拍视频课程

近年来,无人机产业飞速发展,已不仅仅是航模爱好者和消费者的玩具,而是高效的生产工具,在农业植保、电力巡线、地理测绘、影视航拍、公共安全等多个行业发挥着重要作用。目前,市场上大多数无人机培训机构沿用了“通用航空+航模”的培养方式,理论教学主要以空气动力学、无线电、航空气象等民航知识为主,实操教学采用原地自旋,飞八字等航模动作,培训周期长,费用高,培训成果与行业需求不匹配。无人机行业应用人才培养课程的不足,极大制约了无人机应用产业的发展。

7月慧飞明星教员许彬:慧飞最熟悉的教员面孔

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来自慧飞深圳福田分校的明星教员许彬老师,相信慧飞的学员应该对这个面孔都不陌生,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这个熟悉的面孔,与慧飞有着什么样的故事。

国家电网首个UTC电力培训班落地江苏

2018年3月5日,国家电网首个UTC电力培训班落地江苏,并在当天举行了开班仪式。本次培训由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主办,由深圳市慧飞教育有限公司承办、众芯汉创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协办。江苏省电力公司领导李鸿泽、连云港市电力公司领导闫海涛、慧飞副总经理朱林锐共同参加了此次开班仪式。

云南电网首期UTC《无人机巡检技术(电力)》课程圆满结课

11月6日,慧飞与云南电网培评中心合作成立UTC无人机培训基地, 11月29日,慧飞昆明安宁分校完成了对云南电网系统巡检人员进行了13天的专业培训,首批飞手顺利毕业。

慧飞明星教员秦松:学无止境,与学员一起进步

慧飞第二季的第一位明星教员,是来自慧飞上海佘山分校的航拍教员—秦松。 你有遇到过被课程吸引,而上课不想打瞌睡的老师吗?每期班里学员的基础不同,如何授课呢?遇到很专业的学员该如何相处?教学过程中遇到的挑战又是什么呢?接下来我们一起来看看秦老师是如何授课的?并且有学员评论道:“听你(秦老师)讲课不打瞌睡”,寥寥数字,却体现了秦老师上课深受学员喜爱和高度赞扬。

慧飞学堂:植保经理人的自我修养

今天我们在慧飞植保学堂探讨每一支植保队都十分关心的问题:一支优秀植保队对核心人员综合素质的要求。写下这个话题时倍感压力巨大,因为在当前的植保市场从事飞防植保的人员构成复杂,而飞防植保市场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,这里仅就我所接触到部分植保队的经营情况提出自己的观点。